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国际财经 美洲其他

【环球财经】拉美国家疫情期间负债水平显著升高带来风险

2021年05月04日 08:52

新华财经布宜诺斯艾利斯5月3日电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拉加经委会)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拉美是全世界发展中地区中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大的地区,地区公共债务占GDP比重已经从2019年的68.9.%上升至2020年的79.3%,成为负债率最高的发展中地区。

业内专家认为,疫情造成的公共支出的扩大和税收的萎缩带来财政赤字是拉美国家债务水平显著上升的主要原因,各国正通过债务重组谈判、发行特别提款权等措施积极应对高债务风险,目前各国主权债务违约风险总体可控。

拉加经委会执行秘书巴尔塞纳表示,拉美国家债务占GDP的比例增加一部分是因为要满足公共指出增加了负债,一部分原因是名义GDP的缩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被认为是中等收入国家,因此不能像低收入国家一样享受债务的减免,支付债务利息的负担不断增加,状况比较令人担忧。

坎皮纳斯州立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布鲁诺·德孔蒂(Bruno De Conti)说,疫情期间巴西公共部门净债务和政府总债务都有所增加,主要原因是2020年巴西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反衰退政策,为了给这些政策提供资金,公共债务出现大幅上涨。

据墨西哥政府公布数据,2020年墨西哥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52.4%,达历史最高水平,主要原因是受经济下滑和汇率变动等影响。现任政府通过反腐、压缩预算等政策尽可能减少债务规模,墨西哥财政部表示今年债务水平将不会超过2020年底墨西哥议会批准水平。

2020年4月6日,阿根廷政府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形势恶化,延迟至2021年开始偿还总价约100亿美元、基于阿根廷法律发行的外币债务。随后,阿根廷政府与债权人经过4个月谈判,6次延长谈判期限后,于8月4日宣布与主要国际债权人达成近700亿美元债务重组协议,暂时缓解了阿根廷出现主权债务危机。

阿根廷经济已经出现连续三年的倒退,2020年受疫情影响阿根廷经济更是出现了9,9%的大幅衰退。由于高债务和曾经的违约历史,阿根廷已经较难获得国际融资,疫情期间政府继续扩大社会援助规模,货币发行量不断上升,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的风险攀升,在阿根廷投资的企业可能会面临更加高昂的运营成本。

根据智利财政部数据,截至2020年底,智利债务总额达916亿美元,为1991年来最高负债水平。2020年智利负债上升主要是由于中央政府采取措施保障医疗系统的必要支出,保护家庭和企业收入,为实体经济注入流动性,以及强化信贷发放。智财政部预计,2021年智利负债水平继续上升,但是增速会比2020年放缓。

秘鲁经济学家、利马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哈维尔·苏尼加表示,秘鲁2020年举债的主要目的是支持受到病毒疫情打击的国家经济的复苏计划,政府采取措施旨在通过增加国内供需来振兴国家经济。疫情使得秘鲁的债务上升明显,2021年1月相较2020年1月增幅达到了12.4%,不过秘鲁的内债数量高于外债。

苏尼加说,截至2020年底,发行债券是秘鲁的主要融资来源,占该国外债总额的72%。外国对秘鲁债券的需求显示了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他们寻求投资低风险的金融资产,突显了该国的宏观财政和金融实力。

厄瓜多尔政府负债率近几年持续攀升。厄财政部的数据显示,该国2020年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65.3%,负债比2019年增加了12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厄瓜多尔应付债务的高峰将在2025年到来。拉索当选新一届总统后,厄国家风险指数由1169点降至719点,降幅明显,市场信心有所增强。尽管存在一定的债务违约风险,但金融市场风险总体可控。

中美洲财政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卢尔德·莫利纳说,哥斯达黎加的债务总额已超过400亿美元,预计在未来三年内哥斯债务会不断增加,不过该国大多数债务为内债。公共债务大部分用于经常性开支,如维持政府运转、公务员的工资和养老金等,政府支出一直远超过收入。哥政府的目标是到2023年实现1%的基本财政盈余,这将要求在中长期内减少国家债务总额。(执笔记者:倪瑞捷,参与记者:尹南、张笑然、宫若涵、吴昊、张国英、郝云甫、范小林、高春雨)


编辑:赵鼎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文章来源:http://world.xinhua08.com/a/20210504/198534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