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中国-东盟 泰国

泰拳从业者艰难适应疫情新常态

2020年06月18日 08:23

2

6月15日,蓬帕农(左)和他的同伴阿努瓦在泰国曼谷天威拳馆训练。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新华财经曼谷6月18日电(记者任芊)6月中旬的泰国正值雨季。干燥晴朗的一周刚刚过去,一场持续整夜的大雨将曼谷天威拳馆院子里的一块小草坪浇得透湿。15日,66岁的老拳师钦纳伍来到半开放式的拳击场内,一脚踩在有些渗水的垫子上,一边整理身旁小桌,一边略带歉意地小声抱怨了几句。

“疫情暴发前,泰拳是风靡全球的一项运动,很多外国人来到泰国学习。但疫情暴发后,大家都觉得泰拳馆是传播病毒的场所,这项运动被叫停。”钦纳伍回头看了看两个空空的拳台,语气中有些自嘲又有些失落。

3

6月15日,蓬帕农在泰国曼谷天威拳馆训练。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钦纳伍是泰国泰拳教练协会会长和世界泰拳组织会长,个子不高还有些发福的他是70年代中期将泰拳引入欧洲的第一人,而他创办的天威拳馆更是曼谷最权威的泰拳教练训练营地。

3月6日,曼谷隆批尼泰拳体育馆举办的一场拳击比赛引发大规模群聚感染事件,导致泰国政府紧急关闭所有泰拳馆。而随着疫情的持续好转,泰国政府也自6月15日起开始实施第四阶段解禁措施,除酒吧和夜间娱乐场所外,95%的商业活动都陆续恢复正常运营。

于6月1日即被解禁的泰拳馆也终于从“仅可进行训练,不允许举行比赛”过渡到了“可举行比赛,但不允许有现场观众”的阶段。

4

6月15日,阿努瓦在泰国曼谷天威拳馆训练。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而对钦纳伍和他的泰拳馆而言,官方解禁并不意味着一切就可恢复正常,三个月“断档期”导致的资金短缺、无法到位的拳手以及观众的缺席给泰拳业的艰难复苏蒙上阴影。“但至少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是逐步恢复泰拳活动的一个信号。”钦纳伍努力让自己乐观起来。

钦纳武的拳馆平时主要依赖外国学员,但针对国际航班和国际旅游禁令仍未取消,拳馆生意难有起色。他指指地上保持社交距离的黄色警告贴纸说:“我们还没有正式开门营业,因为先要注册政府的追踪码,再通过当地政府的检疫标准,还要采取许多其他措施,比如消毒、限制人数、保持距离等等。”

5

6月15日,阿努瓦在泰国曼谷天威拳馆训练。新华社记者 张可任 摄

去年十二月刚刚从日本回来的蓬帕农是一名33岁的职业泰拳手,同时也是天威拳馆的一名教练。面对失业近三个月、短期内仍然无法重拾教练工作或参加比赛的残酷现实,蓬帕农说:“有时候想想也蛮沮丧的,因为我们是职业拳手,不能打拳意味着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

虽然每日例行训练才刚刚恢复两周,蓬帕农和他的同伴阿努瓦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把疫情期间增加的体重尽快消耗掉。“最开始疫情严重的时候,跑步和训练都戴着口罩,很容易觉得累,但还是要以安全为主。”一场训练下来,蓬帕农的一次性口罩几乎完全被汗水浸湿。

钦纳武和他的拳手们期待着后疫情时代能迎来百业复兴。他说:“不敢说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正常,但就目前而言,一切都只能努力适应新常态。”(完)

文章来源:http://asean.xinhua08.com/a/20200618/194327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