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绿色金融 绿色项目 绿色债券

郭少泉:发展蓝色经济 探索蓝色债券

2020年05月12日 14:26

作者|郭少泉「青岛银行董事长」

当前,中国政府正在大力倡导发展蓝色经济。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发展蓝色经济,保护海洋环境,建设海洋强国”。2020年1月,中国银保监会在《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中提出探索“蓝色债券”。继绿色债券之后,蓝色债券有望成为银行业金融机构探索可持续金融的重要业务领域,将为有条件、有资源、有意愿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带来新的业务增长机遇,注入新的增长动力,有助其打造新的特色业务品牌。

海洋环境压力推动蓝色经济发展

海洋对地球和人类至关重要。海洋覆盖了地球表面三分之二以上的面积,健康、高产的海洋对世界经济和全球环境健康至关重要。海洋为人类提供了食物和矿产资源,海洋相关产业为社会提供了劳动就业岗位。据统计,海洋渔业和水产养殖业保障了全球10%~12%人口的生计,海洋相关产业贡献了全球GDP的3%~5%;到2030年,海洋相关产业为全社会提供的工作岗位相比2010年的3100万将增加120%。海洋通过吸收温室气体,减轻了温室效应对地球气候和环境的影响。据统计,海洋储存了地球上90%的多余热量。海洋还是国际贸易的主要运输通道。据估计,全球国际贸易量的80%通过海洋进行运输,国际航运和港口是世界各国加入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重要节点。

海洋生态环境面临日益严重的威胁和挑战。在人类经济活动的影响下,海洋生态环境正面临日益严重的威胁并持续恶化。一是不可持续的海洋资源开发。技术进步导致捕捞工具和捕捞技术的升级、海洋渔业资源管理的不善和对于海洋渔业产品需求的快速上升造成了过度渔业捕捞。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全球大约57%的海洋鱼类资源已经被充分开发,30%的海洋鱼类资源被过度开发、濒临枯竭。此外,每年非法的、未报告的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的捕捞量为1100万~2600万吨,非法收入为100亿~220亿美元,这进一步导致海洋鱼类资源的枯竭。二是海岸线和沿海生态的破坏。海岸侵蚀会导致基础设施被破坏并危及沿岸居民的生计;在沿海岸线区域内无计划、无管制的开发会导致陆地和海洋的过度开发和使用,导致沿海社区的贫困化和边缘化,导致各类生物关键栖息地的退化和消失等。三是海洋污染。如未经处理的污水和农业径流会导致海水富营养化和海洋塑料污染等。每年有大约880万吨的塑料废弃物被倾倒到海洋中,不仅严重威胁海洋生物的生存和海洋生态系统的安全,还会通过食物链传递给人类,危害人类健康。四是气候变化的影响。如海平面上升和日趋激烈、频繁的气候事件等。目前,科学界尚不完全清楚长期气候变化对于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但海水温度、酸度和主要洋流的变化等已经严重威胁到海洋生物、海洋生态环境以及依赖它们的沿海社区。

海洋生态压力推动蓝色经济发展。为保护海洋生态、保证海洋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人类社会迫切需要探索与寻求能够实现海洋可持续发展的蓝色经济模式。蓝色经济是一个新兴的概念,源自2012年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里约+20”峰会)。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蓝色经济是指在促进经济增长、提高社会包容性、维持或改善生计的同时,确保海洋和沿海地区环境可持续性的经济模式。

蓝色经济的核心是海洋生态保护和可持续的海洋经济发展,旨在减缓或消除海洋相关产业或部门的社会经济活动所导致的海洋环境和海洋生态系统的退化。与传统海洋经济相比,可持续发展意味着蓝色经济的发展既要具有包容性,又要具有良好的环境效益;同时,其生产方式不会导致社会长期可持续发展所需的自然资源的耗竭。蓝色经济强调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平衡,认为健康的海洋生态系统将更具生产力,是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与绿色经济类似,蓝色经济模式也旨在改善人类福祉,促进社会公平;同时显著降低环境风险,减少生态灾难。

蓝色经济既包括渔业、水产养殖业、旅游业和海洋运输业等传统海洋产业,也包括海上可再生能源、海底矿产开采、海洋生物技术和生物勘探等新兴海洋产业,还包括海洋生态系统提供的其他对经济和人类具有重大意义的活动,如海岸线保护、废弃物处理和保持生物多样性等。蓝色经济的目的是增加鱼类资源和改善渔业生产;为沿海居民提供更多、更好的工作岗位;帮助沿海社区更好地适应气候变化;使海岸线更加清洁、更具吸引力;更加高效地利用海洋风能等新能源。

蓝色经济催生蓝色债券

目前,蓝色债券尚无统一的定义与标准。根据世界银行的解释,蓝色债券是一项创新型债务融资工具,通过资本市场向投资者筹集资金,以支持对海洋的环境、经济和气候效益有积极影响的项目,推动海洋保护和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塞舌尔蓝色债券。第一笔明确标识为“蓝色”的债券是塞舌尔蓝色债券。由塞舌尔共和国(惠誉评级为BB-级)于2018年10月发行,金额为1500万美元,期限为10年,票面利率为6.5%。世界银行为其中的三分之一提供了担保;联合国全球环境基金(GEF)提供了500万美元的优惠贷款帮助其支付利息。这两项增信工具部分降低了债券投资者所承担的风险,将塞舌尔蓝色债券的实际利率由6.5%降低到2.8%。塞舌尔蓝色债券以私募方式向三家美国知名的投资者(Nuveen,Prudential Financial和Calvert Impact Capital)发行,每位投资者各500万美元。塞舌尔蓝色债券的目的是为塞舌尔实施可持续的蓝色经济提供资金支持,将被用于支持塞舌尔扩大海洋保护区、改善重点渔业的管理、发展蓝色经济。债券发行收益被分配给两个机构:塞舌尔开发银行1200万美元,通过其管理的蓝色投资基金向符合条件的项目提供贷款;塞舌尔保护和气候适应信托基金300万美元,通过其管理的蓝色捐赠基金向私营部门提供捐款和优惠贷款。

北欧—波罗的海蓝色债券。2019年1月,北欧投资银行(NIB)发行了20亿瑞典克朗(约2亿美元)的蓝色债券,债券期限为5年,票面利率为0.375%,为保护和修复波罗的海提供资金。北欧—波罗的海债券在北欧投资银行(NIB)环境债券(绿色债券)框架下发行,主要用于水利项目。通过该债券,北欧投资银行(NIB)将向污水处理和水污染防治项目、雨水系统和防洪项目、水资源保护、水源和海洋生态系统及相关生物多样性(湿地、湖泊、海岸线和公海)保护和修复等项目提供贷款支持。

北欧投资银行发行蓝色债券的目的是为了促使人们更清醒地认识到波罗的海正在遭受损害,使投资者能够专门投资于水资源管理,以应对波罗的海面临的挑战。北欧—波罗的海蓝色债券其中一个拟融资支持项目是斯德哥尔摩的Nya Slussen项目。北欧投资银行不仅为Slussen交通枢纽的清洁交通解决方案提供融资,还将为Slussen水闸的重建提供资金支持。Nya Slussen再开发项目是一项重要的防洪措施,能够帮助斯德哥尔摩和马拉尔地区适应未来海平面上升和更加极端的气候条件的影响。北欧投资银行对蓝色债券市场未来的发展持乐观态度,预期会有更多蓝色债券发行交易。

蓝色债券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一是发行数量少、金额小。正式标识为“蓝色债券”的只有上述两支,发行金额分别只有1.5亿美元和2亿美元。截至目前,尚未有新的蓝色债券发行。二是尚未建立系统性的蓝色体系。目前,国际上尚未建立专门的蓝色债券标准和认证流程供各市场参与方参考和执行;上述两支蓝色债券都是在绿色债券框架下发行的。如北欧—波罗的海蓝色债券是在北欧投资银行环境债券(绿色债券)框架下发行,由独立审查人提供绿色评分。三是市场参与主体不足。目前两支蓝色债券的发行主体均为主权机构,尚没有私营机构参与到蓝色债券的发行当中;蓝色债券的投资人以专业投资机构为主,一般投资者参与不足。

蓝色债券市场发展潜力巨大。随着世界范围内对海洋环境和生态保护的日益重视,蓝色债券有望成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蓝色经济发展的重要融资工具;远期有望从绿色债券体系中剥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产品,逐步建立和发展出独立的蓝色债券市场,潜在发展空间巨大。以绿色债券为例,自2007年首次发行以来,在国内外市场上均取得了快速发展。2018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额约为1670亿美元。穆迪预计,2020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额将达到3000亿美元;一些机构甚至预测5年后将出现1万亿美元规模的绿色债券市场。中国绿色债券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2016年初启动,2018年中国境内外发行贴标绿色债券共计2675.93亿元,占全球绿色债券发行总额的23.27%,是全球绿色债券最大的发行市场之一。

发展蓝色债券的对策

蓝色债券市场的发展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参与。蓝色经济是一个新概念,蓝色债券是一个全新事物。首先,蓝色债券的发展需要监管机构的引导和支持。中国银保监会在《指导意见》中提出探索“蓝色债券”,是我国在官方文件中首次提出蓝色债券的概念。监管机构的倡导,将有助于我国蓝色债券市场的培育与发展。其次,蓝色债券的发展需要银行业金融机构等市场参与者的积极参与。对银行业金融机构来说,蓝色债券是一项重要的业务机遇,有助于探索全新的业务领域,建立特色业务优势;同时,积极拓展蓝色债券业务还有助于践行社会责任,建立良好的社会声誉。对于从事蓝色经济的企业来说,通过蓝色债券实现蓝色融资的同时,还可以保护海洋实现行业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对于蓝色债券投资人来说,投资蓝色债券践行社会责任的同时,还可以实现较好的收益,分散降低投资风险。此外,蓝色债券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还需要政府在税收优惠或财政补贴等政策方面给予适当的支持和帮助。蓝色债券作为一项创新性的融资工具,在国际和国内都处于起步阶段,社会各界的共同关注与积极参与,将有助于中国在这一领域确立国际领先地位。

积极推进蓝色标准的制定。由于蓝色债券处于起步阶段,国际上尚未建立专门的蓝色债券标准,现有两支蓝色债券都是在绿色债券框架下发行的。蓝色经济与传统海洋经济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关注的重点是可持续的海洋经济发展。目前,国际资本市场协会(ICMA)的《绿色债券原则》(GBP)、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气候债券组织标准》(CBS)、我国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发布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我国发展改革委发布的《绿色债券发行指引》和《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中虽然都包含有关海洋资源、海水资源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项目,但并不足以涵盖海洋可持续发展的所有方面。以《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为例,其中并不包含塑料相关产业。而塑料是海洋的重要污染源之一,正在危及海洋生态的各个方面。海洋保护协会(Ocean Conservancy)数据显示,海洋塑料污染中只有不到20%来自渔业和船舶等海洋活动,其余超过80%来自陆地活动。与塑料相关的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如塑料制品的生产、制造、使用以及回收处理与循环再利用等,尽管不属于海洋产业,与海洋产业也没有直接联系,但从海洋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应该包含在蓝色经济的范畴和蓝色债券融资支持项目的范围之内。初期阶段,蓝色债券可以采用绿色债券或可持续债券的现行框架;但从长远来看,蓝色债券需要从绿色债券中剥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产品类别。因此,需要相关部门和各类机构积极参与,与国际机构共同制定行业标准性文件,明确蓝色标准,为机构发行和认证提供具有权威性和可行性的指导原则。

加快培育第三方服务机构。在绿色债券的发行和存续期内,第三方认证和评估机构要对资金使用及管理、项目评估及筛选、募投项目的合规性、募投项目的环境效益、信息披露及报告机制等方面进行独立的评估和认证。独立第三方机构的认证,有助于增强绿色债券信息披露的权威性和透明度,增强绿色债券的公信力。在绿色金融领域,我国已经有了安永、毕马威、中节能、联合赤道等多家具有较高市场认可度的第三方认证机构;第三方评估和认证已经成为绿色债券发行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和步骤。绿色债券市场发展的经验表明,独立第三方的评估和认证是绿色债券市场蓬勃发展的重要保障。蓝色债券作为一项新生事物,尚未建立第三方评估体系。塞舌尔蓝色债券没有经过第三方机构认证,北欧—波罗的海蓝色债券由独立审查人提供绿色评分。未来,蓝色债券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也离不开市场认可度高的独立第三方机构的参与;第三方机构提供的客观公正、公信力高的评估和认证也将有助于蓝色债券市场的培育和发展壮大。

积极推动蓝色金融智库建设。绿色金融领域有人民银行下设的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清华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多所高校设立的绿色研究中心或研究院,以及众多的地方性绿色智库。这些绿色智库通过发挥组织优势、专业优势和人才优势,联系金融机构、企业和政策制定部门,有效推动了我国绿色金融的发展和经济的转型升级。蓝色金融和蓝色债券涉及经济金融、海洋产业、海洋环境和海洋生态保护等多个行业,横跨多个学科领域,更需要专业智库提供的专业人才和专业研究的支持。为推动蓝色金融和蓝色债券市场健康有序发展,需要积极倡导组建由海洋相关产业、经济金融、海洋科研等多学科领域的国际、国内专家构成的蓝色金融智库,广泛汇集社会各领域专家学者的专业智慧,共同参与、共同探索,形成创新性的行业案例,积累有益的行业实践,推动尽快形成完善的行业目录、制定系统的行业标准。

青岛作为中国的海洋名城,海洋资源丰富,海洋经济发达。青岛还是中国著名的海洋科技城,拥有中国海洋大学、中科院海洋研究所、黄海水产研究所等传统海洋科研机构,以及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国家海洋设备质检中心等新设海洋科研平台,集聚了众多国际和国内知名的海洋专家和学者;同时,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也使青岛市集聚了众多优质金融资源,具备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因此,青岛市具有探索蓝色经济、拓展蓝色债券、创建蓝色金融智库的多方有利条件,应该进行积极的探索和尝试。

文章来源:http://greenfinance.xinhua08.com/a/20200512/193619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