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期货 期货快评

油价暴、暴、暴跌,咋了?——疫情之外还有击溃油价的另因

2020年03月09日 17:44

 此前,笔者非常担心新冠肺炎在中东出现大流行:初期,全球经济因被新冠肺炎疫情所困而大幅回落,石油需求锐减,从而导致油价出现加大幅度的下跌;中期,中东毕竟是石油的故乡,如果因疫情而生产停滞或禁运发生,全球油价可能会反过来暴、暴、暴涨。

当时笔者的担心是:中国作为石油输入大户,一旦油价暴涨,中国经济势将受到严重影响。

但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北京时间3月9日,布伦特原油期货居然会这么个跌法,25%的巨幅跳空低开,随后最低时竟跌超31%,报出每桶32.14美元的价格;与此同时,美国NYMEX最活跃WTI原油期货合约的跌幅也迅速扩大至27%,至每桶30.07美元;北京时间3月9日6:02到6:07的五分钟之内,WTI原油主力期货合约瞬间成交20281手,交易总值近6.08亿美元。

这已经不是罕见的问题了,历史地看,同样情形只在1991年伊拉克战争时出现过。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24小时不间断交易的标普500指数期货一度下跌5%,历史罕见地触及了涨跌幅限制中的“跌停板”,截至纽约时间20:11,标普500指数期货跌4.6%,道指期货和纳指期货均下跌3%以上。

什么情况?首先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出于对经济的担忧,全球投资者看淡油价,从而导致油价缓慢下跌。为了阻止油价下跌,3月6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邀请俄罗斯等“非OPEC”石油出口大户在维也纳开会,协商“集体减产”来维系油价稳定,但协商失败。从会后联合公报看,其只字未提减产,仅声明,众多产油国将继续为稳定原油市场进行磋商,OPEC+产油国的部长级官员们将继续合作,联合石油减产监督委员会(JMMC)将继续监督市场。据说这次会议上,主要是俄罗斯和沙特没能谈拢。

会后,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表示,这是他见过的OPEC历史上最糟糕的会议之一。

实际上,去年12月6日,OPEC和非OPEC国家也是在维也纳开会,最终商定自2020年1月1日起到3月31日,各国将增加每天50万桶减产额度,同时商定,是否进一步采取措施,各国将2020年3月6日开会商定。很不幸,这次会议以失败告终。会后,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主要产油国从4月1日起将继续履行合作宣言,但各国不再承担减产义务。

会议谈崩的消息当即使油价暴跌。截至6日收盘,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9.44%,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WTI)价格下跌10.07%。但后来有所缓和。出乎预料的是,北京时间3月9日,油价闪崩30%,目前油价已经进入“3时代”。

按理说,OPEC和非OPEC——全球两大石油输出集团之间的博弈由来已久,历史上也曾多次出现过“谈崩”状况,但并未对油价构成如此之大的影响,那为什么这次一反常态发生下跌如此凶猛下跌?

笔者注意到一则来自美国的消息,从现在各路分析文章看,这条似乎并未引起国人关注。

3月7日,沙特王储逮捕了大批国内高层人士,包括军队的多位将军,被捕人员基本都是在沙特力主经济改革的人,沙特经济多样化的改革计划极可能就此泡汤了。一直以来,沙特经济基本依赖石油出口,经济多元化改革则意味着沙特要变革这样的单一经济模式。若改革搁浅,意味着沙特经济将继续依赖石油收入,会对沙特是否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减产石油产生重大影响。况且有俄罗斯在一旁较劲,引发了石油市场对油价前景的进一步担忧。

近期疫情在全球突然出现爆发之势,也给石油市场平添“不确定”因素。把这些因素全部如此集中地加在一起,油价暴跌也就不足为怪了。应当说,市场表达显得非常“过火”,但这就是市场,按照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这样的“过分”是“市场常态”。

笔者认为,很明显,油价暴跌已经对股票市场构成新的压力。面对投资者情绪的失控,全球五大洲所有股市将无一幸免地掉进暴跌陷阱。

A股三大股指3月9日收盘,上证综指下跌3.01%,深证成指下跌4.09%,创业板指下跌4.55%。(《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文章来源:http://futures.xinhua08.com/a/20200309/192072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