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中经智库 金融智库 研究报告

【新华财经研报】美欧贸易关系紧张升级 称之为贸易战为时尚早

2020年02月21日 19:18

新华财经北京2月21日电(记者刘立 王中净)当地时间2月14日晚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提高欧盟出口美国的大型客机关税税率,从10%增至15%。此外,针对其他欧盟商品的关税将继续维持在25%,但会稍微调整征税商品的清单。这一情况可以认为是美欧近年来贸易关系紧张升级的一个体现,但称之为美欧已经打响贸易战则为时尚早。

一、美欧飞机补贴大战延续至今

世界贸易组织2019年10月就“美国诉欧盟补贴空客”一案作出裁决,认定欧盟及其部分成员国违规补贴空客公司,美国有权对每年约75亿美元的欧盟输美商品和服务加征关税。美国贸易官员当时声称,美方有权定期调整加征关税的欧盟输美商品门类及税率。美国向总额75亿美元欧盟产品加征关税,其中大型客机加征10%,一些农产品加征25%。2019年12月,美方认定欧盟方面就取消补贴没有改善,打算进一步加征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今年2月14日发表了提高关税的声明。声明称,美国对于通过谈判解决争端持开放态度,但是警告欧盟不要自行加征关税。

2月15日,欧洲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公司第一时间予以回应。他们表示,美国政府提高对欧洲进口飞机关税的决定,将打击已面临飞机短缺危机的美国航空公司,并使得与欧盟达成和解协议的努力复杂化。空客还表示,将继续与其美国客户进行讨论,以“尽可能减轻关税的影响”,并希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改变其立场。欧盟官员已经表示他们希望与美国展开谈判,但是他们不会向美国的霸凌屈服。

二、美欧贸易关系龃龉不断

自从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美国与欧盟这对传统盟友在贸易领域就龃龉不断。近年来,美欧之间的经贸矛盾日趋尖锐,双方在航空补贴、汽车关税、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等问题上分歧严重。美国商会欧洲事务副总裁玛乔丽•乔林斯曾经表示,美欧双边贸易关系重回正轨是双方期待,但短期而言可能进一步恶化。美国提高大型客机关税正是美欧贸易关系逐渐紧张的体现。

2018年3月,美国宣布对全球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对这种“无差别打击”强烈不满的欧盟随即出手反制,美欧贸易关系开始逐步紧张。当年4月,美欧相继公布了价值210亿美元、200亿美元的清单,向对方出口商品加征巨额关税。2019年7月,法国参议院批准数字服务税法案,拟对谷歌、亚马逊和脸书等美国科技巨头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几乎就在同时,英国也公布了一项从2020年4月起开征数字服务税的立法草案。意大利也于2020年1月1日起向科技公司征收数字税。

除了前文提到的部分举措,美国做出了令人惊讶的反应——对法国实施301调查。此前,美国很少对欧盟这一“亲密盟友”举起301大棒。美国称,将对目前征收数字税的国家征收新的关税,可能从法国开始。好在2020年1月美国已经与法国达成了一致,今年底前法国不征收数字服务税,而美国则同意在这一期间不对后者征收报复性关税。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曾表示,美国与欧洲在贸易方面有着“非常不平衡的关系”,美国对欧盟的贸易逆差2019年可能高达1800亿美元,这对华盛顿方面来说是不可持续的。欧盟有很多贸易壁垒,还有其他许多我们必须应对的问题。因此,与欧洲打交道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是总统的关注焦点。特朗普政府与欧盟之间可能会在2020年初出现贸易紧张关系升级。

三、美欧要真正打响贸易战依然很难

我们是否能够认为美欧即将真正打响贸易战?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应该看到,一直以来,美欧之间就存在贸易冲突,并不存在从不太明显到明显冲突的转变;美欧之间有TTIP的存在,虽然还在继续谈判之中,但在这个背景之下,双方其实是既有竞争也有合作的。美欧之意不在“战”,而在以“战”求和,达成更广泛的协议。加征关税的75亿美元商品,在双方每年的贸易量当中,只占非常小的份额,不至于伤筋动骨,双方的经济都经不起这种折腾。

首先,美欧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经济关联,欧美经济总量相加仍占到全世界的近一半,贸易量占全球贸易总量近三分之一。欧盟是美国第一大出口、第二大进口的伙伴。由于双方政治、经济高度依存,如果一味寻求报复,可能会危及双方更大利益。因此,美欧在各个领域的分歧虽然在扩大,但总体上会控制在一定限度内。

一方面,对欧盟来说,因自身经济正陷入困境,加之长期以来形成的对美国的深度依赖,与美国“硬碰硬”底气不足。

欧元区2019年1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降至45.9,连续11个月低于荣枯线50,表明制造业仍深陷萎缩区间。其中,欧盟经济的“火车头”德国12月PMI降至43.4,综合PMI也低于荣枯线50;英国12月综合PMI则降至48.5,为2016年7月以来最低,显示正遭遇三年多来最严重的不景气;法国制造业PMI初值虽然高于荣枯线,但与上月相比也下滑了1.4个百分点。

考虑到欧洲经济增长已经在放缓,如果双方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将对欧洲经济产生更大不利影响。欧盟经济对美国的某种“依赖”是美国用来打击欧洲、确保“美国优先”的一种有力武器。

另一方面,欧盟内部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不同成员国之间的嫌隙并不比欧美之间少多少。尤其是适逢英国脱欧、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德法两国内部麻烦不断,相互间的利益纠葛日益增多,欧盟越来越难通过集中资源和手段来驾驭全局。即便在欧盟国家内部,面对美国的压力和重击,息事宁人的绥靖想法也有一定的拥护者。对欧盟来说,眼下要团结一致和美国打贸易战几乎很难实现。

其次,今年是美国的大选之年,特朗普因素也需要被重点考量。在特朗普看来,欧盟对美国商品设置了“难以置信”的壁垒。欧盟已处于特朗普贸易战的“靶心”。对欧盟施加一定程度的压力符合特朗普一贯的极限施压的谈判策略,也有利于特朗普体现“美国优先”的竞选口号,吸引一部分选票。但在大选之年,美国经济政策通常以“内顾”为主,会更加注重保持经济局势稳定。此时与欧盟贸易关系持续紧张,进而影响美国的经济,对特朗普来说未必合算。

2019年中美贸易摩擦已经让特朗普意识到,如果一再“任性”,任由贸易摩擦升级,对涉事双方、对全球经济都将是一场灾难。在当前全球经济已经陷入“寒冬”情况下,美国的行为会理性克制得多。

四、欧盟对中欧经贸关系发展仍存心结

在美欧贸易关系紧张日渐升级的同时,欧盟对中欧贸易关系的发展定位仍有纠结与矛盾,对中国的认识也存在一定的疑惑与误解。

过去,欧盟从未动摇过对跨大西洋联盟的信念,然而随着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追求“美国优先”,美国已经不再是之前欧洲熟悉和信赖的那个美国,反而成为欧洲利益最大的践踏者和破坏者。欧盟的麻烦在于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太深、范围太广,且身处困境、实力不济,离不开美国,也绝不可能放弃美国,但欧美关系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一方面,欧盟希望与中国携手,共同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政策,维护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体制;但另一方面,对近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欧盟又心存疑忌。中欧经贸合作是条只有中国受益的“单行道”、中国占了欧盟便宜等论调,屡屡在欧盟内部兴起。欧盟不仅收紧对华投资限制,还对中国发展模式日益担心,认为中国经济的成功对欧洲发展模式构成系统性竞争,需要严加防范。

总而言之,欧盟既希望从中国发展中获得机遇,又出于意识形态、安全战略等因素考虑,仍然与美国有相当大程度的共识。欧盟想和美国联手,迫使中国改变发展模式。近期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欧日三边贸易部长会议。

今年1月,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欧盟贸易委员霍根和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会谈,聚焦于非市场导向政策带来的不公平竞争问题,三方还关注电子商务、数字贸易、和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等议题。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就加强WTO现行产业补贴规则的方式等议题达成一致,虽未直接提到中国,但所讨论的议题均与中国息息相关,三方搁置彼此之间的汽车关税、数字税、航空补贴等贸易纷争,试图联手确立新贸易规则以“规范”中国的贸易行为。我国面临的不仅是中美经贸摩擦带来的压力,还可能要应对美欧所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对中国国内经济体制的“合围”。

五、结语

美欧贸易关系紧张将长期存在,结合当前全球经济发展形势与历史关系因素,美欧之间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并不大。欧盟所奉行的制衡战略,客观上能起到了加强全球多边主义的作用。我们应该多与欧盟沟通、增进了解,增强世界推动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共识和聚合力量。我国还需充分使用经济外交工具,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让欧盟认识到欧中双方互为发展机遇,社会制度不同不应成为影响双方合作的理由。

 

文章来源:http://thinktank.xinhua08.com/a/20200221/19161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