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债券 地方债

成效与风险并存 地方债料迎发行高峰

2016年05月27日 09:02

财政部近日发文称,一季度全国经济虽然稳中向好因素增多,但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必须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加快地方政府置换债券的资金支拨。

业内人士表示,考虑到积极财政政策下,各地项目将密集开工,预计二季度地方债发行量将迎来全年高峰期。值得关注的是,地方债发行提速背后,也是“新旧债”置换高潮的来临。地方债务置换升温,将影响到管理层对宏观经济运行的调控,如今年上万亿元的新发“置换债”,就置换出了大量银行信贷,这一“隐性信贷增量”的投向,受到市场高度瞩目。此外,地方债的大规模发行可能还会导致债务率上升,加大地方债风险的潜在隐患。

集中发行态势明显

央行24日发布的《4月份金融市场运行情况》显示,4月债券市场共发行各类债券3.3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债券发行1.1万亿元,创出历史新高,占当月债券发行量的1/3,是发行量最大的单一债券品种。

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5月24日,地方债发行量已达2.28万亿元,接近全年发行量的38%,其中置换债券占94%,新增债券占6%。

市场人士预计,今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在6万亿元左右。照此计算,4月地方债发行量约占全年的20%,出现发行明显集中的态势。

另外,今年月度地方债发行量也明显增加。央行数据显示,今年3月地方债发行规模为7800亿元,较去年单月最高发行量高出200亿元。4月发行规模高达1.1万亿元,较3月发行量高出3200亿元。

进入二季度,地方债发行明显提速。截至目前,已有四川、江苏、辽宁等在内的近30个省市发行了地方政府债,且大部分集中在4月之后发行。业内人士认为,考虑到积极财政政策下,各地项目将密集开工,预计二季度地方债发行量将迎来全年高峰期。

为防止巨额地方债供给冲击债券市场,今年1月,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做好2016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通知》,对置换债券发行节奏做出规定,“截至第一季度末发行量不得超过30%,截至第二季度末发行量不得超过60%,截至第三季度末发行量不得超过90%。”这将使得地方债供给各月发行规模更加均匀,避免出现去年个别月份地方债集中发行的情况。

加快完成地方债置换

为更好推动盘活存量资金,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财政部近日发布《关于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加强地方财政库款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地方政府置换债券资金置换工作等在内的多项措施,加强地方财政库款管理。

申万宏源分析师陈康表示,4月地方债的大量发行带来了财政存款大幅增加,一方面加剧了资金的紧张,另一方面降低了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因此,这或许是本次财政部发文的主要考量。近几年财政部不断强调要盘活存量财政资金,并且提出对资金使用不力的部门和地区,可相应减少预算。

中金宏观研究部门认为,去年5月以来,地方债置换5.3万亿元,其中1.6万亿定向置换基本上实现了债务置换,但是3.7万亿公开发行的置换债券可能有不少资金滞留在地方国库。此次财政部《通知》要求公开发行置换债券资金原则上在一个月内完成置换。预计未来两个月,已发行而未完成置换的置换债券将集中完成置换,财政存款会出现明显下降。此外,4月财政存款大幅增加9318亿元,反映出部分财政资金未能及时发挥效益,降低了积极财政政策的效果。在此背景下,预计二、三季度财政支出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年底财政支出增速有可能出现下滑。

分析人士称,今年4月社会融资规模和M2等数据明显受到地方债发行和财政存款上升的影响,低于之前的业内预期。在此情况下,财政部此次发布《通知》要求加快地方债资金置换,将有利于压减地方国库库款规模,增强对经济的支持,避免国库存款升高导致流动性收紧。

潜在风险不容小觑

中金宏观研究部门认为,地方债务置换及其规则调整将对未来几个月的信贷和货币数据造成干扰。在这一背景下,货币政策要依据包括社融、地方债和国债等在内的更广义的融资量以及货币市场利率等价格信号。在完成向“即时发行、即时置换”模式的过渡后,债务置换对M2的影响将会减弱,但是信贷和社融数据仍然会受到债务置换影响,因此需要结合地方债置换才能更准确地反映总体融资情况。但是,地方债务置换对金融数据的干扰程度不可忽略。

业内人士表示,考虑到经济低迷对地方财政的影响,地方债务风险依然不容小视。受经济结构调整、土地财政收入大幅下滑等因素作用,辽宁、青海等省偿债压力、信用风险已有所增加。目前虽通过“新旧置换”令地方债风险爆发延后,但若不能有效防范和积极化解区域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再度积聚风险后的地方债,或将出现更严重的问题,应引起各方警惕。

此外,地方债发行提速背后,也是“新旧债”置换高潮的来临。地方债务置换升温,将影响到管理层对宏观经济运行的调控,如今年上万亿元的新发“置换债”,就置换出了大量银行信贷,这一“隐性信贷增量”的投向。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贺认为,上述“隐性信贷”的投向及暗藏的风险应引起关注。一方面,集中式的置换会使得银行贷款余额大幅下降,为了完成既定的贷款规模,银行可能会将资金投向高风险行业;另一方面,置换债时间较长,也会加剧银行资产负债错配的风险,比如5年期地方债置换出的银行贷款是一年期的,银行资管难度大大增加。这都给下一步宏观经济调控带来难度。

文章来源:http://bond.xinhua08.com/a/20160527/1642163.shtml